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关于平台

首页 关于平台

人口红利转为人才红利,重在改善营商环境、鼓励科技创新

发布时间:2023-04-28 18:30 中国网

联合国日前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中预测,2023年,印度总人口将超过中国。这一预测引起公众对“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担忧。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人口红利既要看总量也要看质量,中国人口红利并没有消失。

陈建伟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副教授

联合国日前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中预测,2023年,印度总人口将超过中国。这一预测引起公众对“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担忧。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人口红利既要看总量也要看质量,中国人口红利并没有消失。

当前,关于“人口红利消失”的论调,体现的是一种通过人口增长和劳动力低成本优势促进经济增长的简单线性理解。然而,经济持续增长是复杂的、综合指标体现的,并不单纯依赖人口高速增长和低劳动成本就能实现。结合近年来现代经济增长理论和中国经济增长实践,如下公式可从供给侧来理解经济增长过程:

经济增长=(系数×企业家精神)+(系数×技术进步)+(系数×资本积累)+(系数×劳动增长)

以上公式说明,经济增长可以分解为四部分,分别是:企业家精神、技术进步、资本积累和劳动要素投入的增长,各部分都有相应的贡献系数。严格来说,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组成部分对经济发展的相对贡献是不同的。在经济发展早期,技术进步还不明显,全社会资本积累存量水平也较低,此时唯有依靠劳动要素投入来促进经济增长。而且,劳动年龄人口规模大和增速高,也有利于维持低劳动成本和实现快速的资本积累,从而走上资本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快车道。

然而,从全球经济增长的历史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能仅通过劳动力增长和资本积累,就实现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跨越。原因很简单,资本积累的边际报酬递减规律决定了资本积累存量规模与其边际回报率可能成反比,因此,当经济体的资本积累达到较高规模后,简单的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驱动系数会下降。所以,那些资本积累高的发达经济体已经不再简单依赖投资来驱动增长,而是转向消费和科技创新。更何况人口增长也有其自然规律,持续保持高速的人口增长和劳动力投入增加是不可能的。

随着经济持续增长,劳动要素投入和资本积累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度不可避免地会下降,那么,此后的经济增长由哪些因素来驱动呢?这就需要回到技术进步和企业家精神驱动的增长模式上来。技术进步有助于实现资本对劳动的替代,因此,劳动力不足的短板可以很大程度上由资本积累来缓解。此外,激发企业家精神必不可少,因为推动科技创新创业面临较大市场风险,新技术的产业化和市场化同样离不开企业家精神,因此,没有充分活跃的企业家精神,是无法实现科技创新驱动型经济增长的。

理解了经济增长的模式转换,就不难发现,当前中国人口总量规模负增长和让出“第一人口大国”位置,对国家经济前景的影响事实上非常有限。中国已经基本上走完了依赖劳动要素投入和资本积累驱动经济增长的过程。接下来,要大力弘扬企业家精神,鼓励技术进步,而这离不开优质的营商环境和高素质的人才队伍。

中国和印度在营商环境便利度和人才储备方面存在差异。根据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便利度排名,中国营商环境便利度在全球总排名是31,而印度是63;在分项便利度排名方面,中国在开办企业、登记财产和执行合同方面的排名分别是27、28、5,而印度在上述三个分项排名是136、154和163。由此可见,中国营商环境与印度相比,仍有较大优势。另据世界银行的教育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仅为36.13%,而同期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超过48%,2022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接近60%。另外一些学者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印度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352,而中国为8.71。就人才储备而言,当前中国的人才红利优势仍然相当明显。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驱动作用越来越强,人口红利逐渐向人才红利转变,人口总量规模的轻微下降,不会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前景。这一转换过程是旷日持久的。未来,竞争的关键在于营商环境和科技创新,因此切实改善营商环境,鼓励技术创新,对于中国将人口红利转换为人才红利至关重要。